<optgroup id="m8sc0"></optgroup>
<menu id="m8sc0"></menu><rt id="m8sc0"></rt>
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文化

歌詞就是尋常人家的家常飯、粗布衣

2022-06-21
00:29
大連晚報
0

  喬羽和李谷一。

  喬羽和李谷一。

  電影《上甘嶺》海報。

  電影《上甘嶺》海報。

  央視網制作的懷念喬羽的視頻截圖。

  央視網制作的懷念喬羽的視頻截圖。

  據央視新聞消息,著名詞作家喬羽,20日凌晨因病在北京去世。

  古今中外,凡偉大的藝術家都是懷著赤子之心的愛國者。喬羽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吾輩雖說不上偉大,但我們都應當是祖國的赤子,沒有理由不熱愛祖國,也沒有理由不報效祖國”。

  有人稱“喬羽是當代領一代風騷的詞壇泰斗”。而他本人認為這么說過獎了,“我自認為只是找到了一個屬于自己的愛國方式——為祖國而歌”。

  這是一個很深的民族情結,是情在淌,愛在流,奔騰不息無盡頭。

  喬羽1927年出生于山東省濟寧市,原名喬慶寶,“喬羽”是他參加革命前自己改的。幼時受其父文學熏陶,1946年春,經共產黨地下工作者的引薦,喬羽秘密進入晉冀魯豫邊區的北方大學就讀,開始在報刊發表詩歌和小說,還寫過秧歌劇。

  1949年,喬羽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喬羽曾擔任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、中國音樂文學學會主席、中國社會音樂研究會名譽會長、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屆榮譽委員,也曾擔任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名譽院長。

  喬羽一生創作出多部經典作品,歌詞《讓我們蕩起雙槳》《思念》《牡丹之歌》《難忘今宵》《我的祖國》都是他的代表作,其中多首歌曲在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唱,傳唱至今。

  2019年6月,《讓我們蕩起雙槳》入選中宣部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優秀歌曲100首”。在劇作方面,喬羽創作出《劉三姐》《紅孩子》《勝利列車》《花開滿山頭》等多部作品的歌詞。

  A 北海蕩漾起難忘的歌

  許多人都有這樣的印象:兒時唱過很多歌曲,卻都不如《讓我們蕩起雙槳》讓人感到親切和生動。歌中的景色與朗朗上口的旋律珠聯璧合,成為留在孩子們聽覺記憶中最美好的風景,陪伴著一代又一代的兒童成長。

  這首歌是記憶的符號,它喚醒的是純真和純情,點燃的是熱情和溫暖,留下的是歡愉和美好。

  1954年,27歲的喬羽被分到作協兒童文學組,與冰心、葉圣陶等人在一起工作。

  當時,電影《祖國的花朵》的導演嚴恭正找人創作主題歌。

  一開始并沒找喬羽,但因各種原因配的歌都不盡理想,才找到這位初出茅廬的年輕人,而給他的時間只有一周至十天。

  喬羽喜歡兒童題材,爽快答應,然而等他真正要寫的時候卻犯了難。這是兒歌,它不該求意義,求詩意,求深度,它應該最符合兒童心理。

  那時,喬羽與他的夫人佟琦還在熱戀期。四月中旬的一天,喬羽與佟琦約會,喬羽的創作組在頤和園昆明湖畔,佟琦偏偏要去北海,一場“舌戰”下來,喬羽只好選擇投降。

  兩人在北海租了條船,悠悠蕩去。泛舟之際,有好些少先隊員也在劃槳來去,好水的喬羽興致大起。玩著玩著,喬羽忽然臉色大變,“讓我們蕩起雙槳,小船兒推開波浪……上岸,上岸,快上岸!”

  等靠了岸,喬羽很快寫下了歌詞。伴隨著中國第一部校園兒童故事片《祖國的花朵》的上映,歌曲《讓我們蕩起雙槳》受到廣泛好評。這首承載了幾代人美好童年記憶的歌曲,在1980年第二次全國少年兒童歌曲評選中榮獲一等獎。

  B “一條大河”激蕩著愛國深情

  1956年夏天,喬羽正在贛東南、閩西一帶原中央蘇區,為創作電影文學劇本《紅孩子》搜集素材。長春電影制片廠導演沙蒙接連拍來電報,催他為電影《上甘嶺》寫主題歌。

  然而時間緊、任務重,喬羽說,當時他突然感到自己不會寫歌了,一個字也寫不出來了。

  有一天,他散步時突然想到不久前見到的長江。“頭一次看到兩岸一片片稻田,長江滾滾的氣勢,既令我驚嘆不已,又讓我為之震撼,感慨新中國的蒸蒸日上。”

  導演沙蒙拿著稿子來找喬羽。“他只問了我一個問題,就是稿子里的‘一條大河’是不是長江?我回答說是,這就是我對長江的印象。他當即反問,既然是長江,為什么不用‘萬里長江波浪寬’或者‘長江萬里波浪寬’,顯得更大氣、更有氣勢。”

  喬羽回憶,“我也很慎重地考慮,好久沒吭聲。最后我說,長江雖長,但在全國范圍內,沒有見過長江的人很多,如果寫萬里長江,那么不在長江邊上甚至沒見過長江的人會從心理上產生距離,失去親切感。而且從對祖國的感受來說,無論你來自哪里,家的附近總會有一條河,寄托著你的喜怒哀樂。只要想起家,就會想起那條河。沙蒙思考了一會兒,又拍了下大腿,說‘就是它了’。”

  喬羽后來說,我素來不把歌詞看作是錦衣美食、高堂華屋,它就是尋常人家一日不可或缺的家常飯、粗布衣,就是雖不寬敞卻也溫馨的小小院落。說到底,寫歌詞要從自己的經歷出發,沒有真切體會是寫不出好歌詞的。

  1989年,喬羽、劉熾、郭蘭英憑借該曲獲得第一屆金唱片獎。

  2019年,出版社整理喬羽的歌詞集時,數了數,屬于“祖國”系列的共有45首:比如20世紀50年代的《我的祖國》《祖國頌》;60年代的《祖國晨曲》《雄偉的天安門》《人說山西好風光》《汾河流水嘩啦啦》;80年代、90年代之后的《難忘今宵》《愛我中華》《祝福中華》《問國恥誰雪》等等。其中《我的祖國》《愛我中華》《難忘今宵》被“嫦娥一號”衛星帶入月球軌道,唱響在浩瀚的太空。

  C. 喝著酒哼出來“難忘今宵”

  喬羽生平有三大愛好——抽煙、喝酒、和朋友聊天。八十來歲時,他把煙給戒了,朋友年紀大了,也沒法聚會聊天。三大愛好,只剩喝酒。

  有一回,他腦血栓住院,天天輸銀杏液。他跟護士說,換個液輸吧。護士回,這是疏通血管的,您懂醫呀,您說輸什么液呀?他說,輸五糧液吧。惹得病房一陣哄笑。

  都說從事寫作的人是痛苦的。即便是創作了千余首作品的“詞壇泰斗”喬羽也不例外。

  “但《難忘今宵》那首歌真是一點勁都沒費,喝著酒就哼哼出來了。”

  1984年,《中英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》簽訂,港臺演員頭一回被邀請到央視參加春晚。總導演黃一鶴想要一首和當年氣氛契合的歌曲。

  找到喬羽時,他正在為音樂舞蹈史詩《中國革命之歌》排練。黃一鶴來了開口便要歌詞:“就是現在,我坐在這里等著,寫好就拿走!”

  喬羽凌晨3點開始寫,早上5點交稿:

  那年春晚結束后,觀眾盛贊,《難忘今宵》寫得好、唱得好。沒想到,這一唱,就是幾十年。喬羽說他也沒想到。

  但這似乎又不太令人意外。

  喬羽曾說:“不管是名人,是普通人,咱們都是兩只耳朵一雙眼睛。是名人更應該多一些凡人心。名人也是從默默無聞中走出來的。我從來沒感到過自己是什么名人,所以,我寫東西的時候,首先把握兩條:一是照顧大多數人的感情;二是讓普通老百姓一聽就明白,一聽就喜歡。這兩個問題解決不了,我是不動筆的……”

  有人問喬羽,如果你要為自己寫一段墓志銘,會是什么。

  “這里埋葬著一個寫過幾首歌詞的人。”文 宗合 圖 資料圖

日韩人妻无码精品免费